中国科技期刊编辑学会理事长朱邦芬院士

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尝试和探索,通过两个尺度,得到一个综合的指标叫CI。我粗粗看了一下,对于自然科学的期刊,你们每年评出的TOP5有稳定性,人文社科类期刊的稳定性比较差。这有没有什么道理呢?目前你们不分领域,我觉得应该分,各个领域的引用总数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各个领域作者研究的人很不一样,研究队伍不一样。按照学科来划分可能更科学。在同一个领域学科内做比较,对这个学科的杂志如何提高影响力,将会更有帮助。

其次,为了杜绝一些发文量很大,但平均引用影响因子很低的期刊,你们在这里进行了修正。JMI这里实际是设置了可调参数。可调参数到底怎样设置才更加合理?总被引次数和影响因子之间取怎样的平衡才比较合理?我认为你们可以对一个领域所有杂志(包括国际期刊)先做初步估算,然后和这个领域的专家的意见进行比较。比较基本一致后,可以得到一组参数。在很多个不同的领域里,可以分别做这样的排序。最后,如果各个领域都有一些参数,取某种平均会比较好。然后,可以拿这组参数参考国际上的期刊,再征求专家意见,看排序是不是靠谱。这样反复比较和研究得到的CI,不仅可用在国内,还可以影响国际。如果这个结果和国际同行意见都是比较符合的,我觉得你们可以把这一套参数推到国际去,每年由你们的平台发布。我想,这是提高中国学术话语权的一个很重要的进步。

第三,我觉得用五年影响因子可能好一点,用五年可以降低一些人为因素,数据可能更扎实一些。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这两个概念不太一样,如果研究国际影响力,引用作者、下载量应该主要是国外的;如果说总的影响力,应该国内国际都包含,可以分别来做,分别来看国际影响力和总的影响力,可以分别来考虑和发布。

第四,现在微信和网络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一是及时性,二是阅读点击率、下载量。我觉得知网可以在整个国家的层面建立一个统一的影响力指标。不仅期刊的CI值,还要把网络上的这些因子考虑进去,更客观地评价影响力。

总的一个想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可以做进一步的研究,将来可以与SCI竞争,发挥我们的影响力,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和话语权。

中国社会科学情报学会荣誉理事长黄长著学部委员

几年的报告大体上可以说是基本稳定的,比如语言学、图书馆学、情报学方面,这几个领域我自己比较关注。评价的结果与我们对这些期刊的认识大体上一致,当然没入选的也有很好的期刊,我们可以进一步探究一下其中的原因。但总的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我刚才在想,这个结果会在什么场合公布。我想应该在一些比较重要的主流媒体上大力宣传。因为,现在一些高校、重要的科研机关,在统计科研成果和评荣誉称号时,在国内学术期刊上发表的,即使是很重要的期刊发表的文章,占的分值、比重都比较低。有的只认SCI期刊里的文章。长此发展下去,会对我国学术和学术期刊走向国际化非常不利,会产生负面的影响。我觉得应该宣传在这方面做得很好、进过严格评审、真正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一些好的国内期刊,把一些好的作者的优秀论文,尽量吸引发表到我们自己的期刊上,避免给外国“打工”,真正发挥应有的学术引领作用。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我们尽量要把期刊办好,使它们在国际上具有一定的学术话语权,具有学术竞争力。另一方面,进行一定的政策调整,尽量把好的文章吸引过来,比如说我们的教育部门、科研管理部门,在学术评价、职称晋升等方面在政策上做些微调,不要搞绝对化和简单化。另外,我还是是想再提一下,应该适当淡化核心期刊,不要过分强调名人效应、不要不加区分地以刊论文,好的期刊也有不太好的文章。

我觉得是不是可以把统计年度影响因子的时限稍微放长一点,从计量评价来讲,两年为一个时段还是稍微短了一点,五年是比较科学的一个时段。要尽量避免掉一些可以钻的空子。

此外,我想可不可以发布两个排名。一个是按照学科领域。按照学科领域可能会有这种情况,有一些学科数据显得很小,很不平均,其实也没有关系,可以在画线的时候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避免有太大的反差。另一个是按照现在的指标体系不分学科来排序。这个两个排名,我估计会有一些出入,提供两个排名可以让我们更加全面地观察学术期刊的影响力。

我们今天的这个讨论,有专家评议的性质在里面,以后是不是可以在每年发布之前开一个按学科的专家会议。像今天这样,把你们准备发布的排名和理由讲一下,也请同行专家们从学术的、自己的角度,做一些补充和修订,使得排名更加科学、权威,使国际影响力期刊能够更多、更好地反映定量和定性的结合。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

我觉得这一次国际影响力的分析非常有意义,我提一个建议,同方知网要有一个高远的目标,争取把方法弄得更科学,样本选的更全,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使标准更完善,做出一个反映中国立场、科学的评价体系。争取经过若干年的努力,成为国内乃至国际上有影响的指标。

第二,到底按学科还是按照现在这样不分学科做,各有利弊。这个评价标准要服从你的研究方法的科学性,并且最终能够得到学术界和期刊界的认同,这是根本。我建议将来采用主观评价和客观评价共同协调的办法。我认为按学科进行分类很重要,不要有功利主义色彩,一定是客观、公正的。

第三,一套评价体系的形成需要经过长期的努力,只有工作做好了,才能得到国内、国际学术界、期刊界的认同。可以思路再开阔些,学习国际上很多好的东西。同方知网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千万别停下来,要有一个高远的目标,有实实在在的科学研究做支撑,有实实在在的工作跟上去,要用更好的工具。

第四,评价的根本目的是帮助中国学术期刊提高质量。怎么围绕这个做好文章,让更多的学术期刊加入我们这个行列,主动参与这个行列。要更好地体现办学术期刊的功能,要创新,要为经济社会服务,为创新服务。所以,我们的影响力评价方法要放到这个维度上去讲,评价体系要为更好的办刊服务,促进更好的发展。

中国期刊协会会长石峰

我感觉今天知网在做的评价工作与以往相比有了非常大的改进和发展,标准不断完善,在国际、国内的影响不可同日而语。我在想,全国能不能做一个更加统一、权威的体系,由权威部门介入进来,使体系更加完善。知网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创新性的研究,也在尽最大的努力完善这个体系。我们的最终目的是,通过评价,使期刊按照评价要素来改进期刊出版工作,提高期刊质量。质量提高了,影响力自然也提高了。我建议,在指标体系里,把数字化建设考虑进来,作为一个指标体系。

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周德进局长

中国科学院也非常重视学术期刊建设,不断在推进期刊的学术质量和学术影响力提升。期刊的学术影响力与其国际影响力并不完全相同。刚才几位老先生都讲了指标科学化的问题,如果按学科分类进行再排,CI会变,因为CI是根据学术圈子大小变的,而影响因子等指标的绝对值是不会变的。所以还是要对指标进行优化和完善,有利于更好地评价期刊的国际影响力。目前的探索非常有意义,我们要学习、要合作,把结果用起来。另外,我认为,可以把期刊五年零引用的论文数找出来,把一些不端、不当,或者编辑部不努力、故意放水的论文找出来。这对于客观评价影响力是有用的。

中宣部出版局期刊处倪轶处长

学术评价问题十分复杂,技术含量高,需要很多专家集思广益,深入研究。“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影响力研究”从无到有,连续推出五年,是不容易的。这一时期,也是我国学术期刊国际化程度提高较快、国际影响力提升较快的时期。总的看,我国学术期刊走出去依然任重道远,需要多方面共同努力。“国际影响力研究”为学术期刊提供了重要的数据参考,这项工作应继续坚持和不断改进完善。

报告里对管理部门提出一些建议,据我了解,关于完善学术评价体系、支持优秀学术期刊走出去、针对论文发表中存在的一些不良倾向,有关部门正在研究推出相关举措。

中国社科院科研局期刊处刘普处长

知网开发的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影响力评价,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第一,开创了一项标准,填补了国内学术期刊评价的空白。国内的几大学术期刊评价体系还没有涉及到中国期刊的国际影响力评价问题,这是开创了一个新的期刊评价标准,为我国期刊评价、期刊建设做出了贡献。

第二,改变了一种观念。以前我们提到中国期刊国际影响力,往往认为只能办外文刊。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只要把中文期刊办好了,同样可以为中国学术期刊走出去、提升中国国际学术话语权做出贡献,这为我国学术期刊的国际化建设提供了新的视角和思路。

第三,成就了一批期刊。社科院的期刊是受益者,我院每年有20种左右的期刊入选“最具国际影响力学术期刊”和“国际影响力优秀学术期刊”,提高了社科院期刊的美誉度。也感谢知网搭建的学术传播平台,使更多的人在网上能够下载、阅读社科院的学术期刊,提升了社科院的学术影响力。

提一个问题。根据这个报告,国际影响力排名前120期刊中,英文刊太少了,这是很意外的事。毕竟国际学术界还是以英文为主的世界,中文又是世界上最难学习的语言之一,可以想象,能够直接阅读中国学术期刊的国外学者数量有限。那么,在国外期刊发文章时引用中国中文期刊的,到底是海外的本土学者,还是有中国背景的学者?这个问题需要弄清楚。如果是后者的话,中国学术期刊的实际国际影响力,可能没有数字显示的那么大。这个问题同时引发了另外一个问题,即如何办好我国的外文学术期刊?我们花了很大力气办外文期刊,但是国际影响力没有预期的那样高,这个问题要解决好。

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评估处任超处长

第一,刚才几位领导和院士都提到了是否应该分学科来评价,我觉得各有好处。但从使用方的角度来说,希望能有一个分学科的优秀期刊名单,而且这个学科最好能和教育部的《学科目录》相对应。从评价角度,这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第二,我们非常支持期刊评价、学术评价要体现中国特色。在我们开展的学科评估中,要求每个学校提供30篇具有代表性的优秀论文,其中10篇必须是中文的。这就是落实五部委文章的精神、扶持优秀中文期刊的重要举措。

第三,我赞成在评价优秀期刊时要主观评价和客观评价相结合法。完全采用文献计量学的方法得出的优秀期刊,会引起很多争议;如果能在此基础上,按学科请一些著名专家,无论是在程序上,还是在实际效果上都会更加服众。

第四,我觉得可以对论文被引次数的统计方法进行一些优化。我们统计论文被引次数,但没有关注引用者是正面评价还是负面评价,也没有区分不同引用者的不同分量。我这介绍谷歌搜索在推荐网站时有一个算法(叫PageRank),第一个标准是访问、链接这个网站的数量,这与我们期刊被引用数是一样的。但是,他们不仅仅看网站被链接的多不多,还关注是谁在链接,是一个一般网站,还是个重要网站,权重差异很大。这些我们都可以借鉴。

最后,现在评价理工科和人文社科的论文是有差异的。在征求专家意见时,理工科专家比较认同“高引用的论文”,但是在人文社科这里争议就比较非常大。中国知网能否在这方面给我们提供一个可以参照的标准?

清华大学成果与知识产权管理办公室孟宪飞副主任

我提几点建议。我们做了这么好的指标体系,怎么能够把这个指标进行完善,怎么能把这个评价体系和已经有的一些体系结合起来,比如说一些大学排行榜。我们能不能跟一些大学评价机构、学科评价机构建立联系,把我们的评价指标介绍给他们,或者与他们联合,再进一步完善和优化这些指标,使我们的指标得到更多机构的关注,使适用范围更广泛,提升我们评价体系的影响力。知网有很好的大数据基础,能否把这个基础和指标体系联系起来,一个是我们连续多年发布这一套指标体系,另外我们能够和现有的学科评估、大学评估进行合作,把我们的体系移植进去,结合起来。这样评价体系的影响力会快速扩大。

北京大学图书馆文献评价中心蔡蓉华研究员

知网是国内拥有最多期刊的大数据。评价数据有三个特点:一是高质量,把关严,有较高的行业标准与规范,有很强的力量。二是多方面挖掘,在数据挖掘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网站上有整理好的大数据,有高质量的数据挖掘,现在这个国际影响力解释,也是从中挖掘出来的数据。三是服务,服务平台令人满意。

要做好这个《报告》,是非常难的工作。我觉得你们在一步一步地进步,包括你们提出来一个创新指标CI,既要考虑到量,也要考虑到质。量与质要同时考虑的CI指标非常好;但有的问题CI还解决不了,你们又提出JMI,把个别发文特别多、发文特别少的期刊排除出去,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对JMI的分母是用载文量平方作为参数,还是什么作为参数,我建议你们做一些测试。我们文献计量学的研究,一些定律都是经验定律,是通过统计分析得出的一个规律性的东西,我觉得这样更有说服力。

从实用的角度,大家希望能够分学科。现在只有一张表,各个学科都混在一起,用起来不太方便。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TOP期刊的总量太少了,才175种自然科学,60种社会科学,随着总被引频次增加,数量是否可以增加一点,增加以后可以考虑分学科。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期刊与成果评价项目部负责人苏金燕副研究员

人文社会科学期刊和自然科学期刊有很大的区别和差异。我们把人文社会科学分成23个学科,发现不同学科在使用期刊、图书等文献方面有很大的差异,人文学科偏向使用图书,社会科学则更偏向使用期刊。我们的科研评价工作、人才评价工作,在用期刊来评价的时候,是否应该使用不同指标和不同的权重?在评价国际影响力时,建议根据学科特色和差异性,,深入探索一些适合我们目前期刊实际情况的指标。 (金鸽/整理)